燚fleeting-time

【天阿】醉酒

这是之前中秋小段子里醉酒的扩写,我觉得连个擦边球都算不上o(╥﹏╥)o

日常感叹果然开车都是神仙做的事,我做不来o(╥﹏╥)o

大家凑合看吧,捂脸逃跑

平行世界,谨慎YY



没人知道杨天翔喝多了是个什么状态,这个常年养生茶不离身的“老干部”一直批判酒是穿肠毒药,是罪恶的温床。因此不论729有多少次聚餐,杨天翔永远滴酒不沾。

好奇心是全人类的弱点,尤其在其他人或多或少因为醉酒被整蛊的大条件下,永远能独善其身的杨天翔自然而然地成为了所有人的恶搞目标。

或许是因为这些人的演技太好,或许是因为把杯子递过来的是最无害的星潮,直到灼热感从喉咙蔓延到胸口,杨天翔才后知后觉自己喝了一整杯的老白干。

断片前,他唯一想的就是别让阿杰看到。

恶作剧成功的喜悦太过强烈,笑成一片的罪魁祸首们全都忘记了去查看断片了的杨天翔。

直到玻璃杯被重重地放在桌上,重新成为焦点的醉鬼杨天翔慢慢抬起头,眼镜不知什么时候被丢到一边,白皙的脸上晕开大片的红色,双眼迷离无法对焦,显然是一副酩酊大醉的模样。

努力地睁着眼睛看了一圈,直勾勾的目光看得众人大气都不敢喘。扫描了一圈并没有找到心心念念的人,醉鬼杨天翔很不开心。

他要闹了。

“阿杰呢?”被酒液浸过的嗓子有点沙哑

“阿杰呢!”没有得到满意的醉鬼显得有点暴躁,声音都大了起来

阿杰刚接了一个电话出去了,就是因为他出去了才给了其他人恶作剧的机会,没成想醉酒的杨天翔是普通杨天翔的进化版,彻彻底底地肆无忌惮起来。

有人试图去扶,却被他一把挥开,不动如山地坐在那里,张口闭口就是阿杰。

“天翔哥是真有乌尔骨是怎么的?杰大是解药吗?”江山喃喃自语,他身边的歪歪早把脸埋进沙发里,不忍直视偶像在线发酒疯的美好场面。

眼看着场面要控制不住了,紫堂宿一边在心里唾弃放纵整蛊的自己,一边大声招呼其他人去找阿杰。

阿杰这边正谈到一半,就看见小苏慌慌张张地跑来,口中嚷嚷着“不好了杰大,天翔发疯了!你快去看看!”

一头雾水地挂了电话,被拉着往回走的途中得知了缘由,等到看到包厢里的全武行,阿杰真的是一个头两个大。

醉鬼动起手来不分轻重,三四个成年男子压不住一个醉鬼杨天翔。挥退众人,阿杰终于看到了被围在中间的大魔王。

遍寻阿杰不到又莫名被“攻击”,杨天翔整个人都气鼓鼓的,正坐在那里呼哧呼哧直喘气。

简直就是一只气到爆炸的河豚,阿杰想。

他慢慢靠近这只正在气头上的“河豚”,轻轻地呼唤:“天翔?”

听到了熟悉的声音,爆炸的“河豚”瞬间漏气,变成可怜巴巴的小白兔。

杨天翔的长相非常占便宜,安静地看人便能平白显出几分无辜,此时眼睛红红地盯着阿杰,更是展现出了无限委屈,就差伸出一根手指指着其他人对阿杰说“他们欺负我”。阿杰素来最宠他,看着这副委屈的样子,说不心疼那是不可能。

似是嫌阿杰过来得太慢,杨天翔想要去拉他,没成想起身时摇摇晃晃找不准平衡,向后一栽又要倒下,阿杰急忙上前扶他,却被惯性一齐带倒。

听见杨天翔被自己压得“哎呦”一声,阿杰赶忙想起身,却被一双胳膊抱紧了腰完全无法离开。

“别走,阿杰。。。。。。。你别走”哪怕被砸了个正着,杨天翔也不想把到手的人放跑。

喝醉的人分不清东南西北一二三四,阿杰可没有忘,他们还在聚会当中。为了杨天翔的面子考虑,他拍拍箍在他腰上的手,柔声细气地承诺自己不会离开,这才让年轻人不情不愿地松了手臂,从沙发上坐起来。

事实证明,杨天翔哪怕是喝醉了也依然是个身手敏捷的年轻人,下手稳准狠的特点并没有被酒精稀释。阿杰刚直起腰就被一把拉下,不偏不倚地坐到杨天翔的腿上。

这可尴尬了,他立刻环视四周,其他人喝酒的喝酒,扯皮的扯皮,唱歌的唱歌,似乎谁也没有在意这边的一出大戏,但是谁的耳朵一直竖着谁知道。

这个节骨眼上,有没有人偷听阿杰已经无暇他顾了,杨天翔把头埋在他颈窝,像个毛茸茸的小动物一样蹭来蹭去,想要把怀里这个的人的味道印进心里。

“天翔,天翔听话,把我放开,好不好?”

被杨天翔蹭的发痒,阿杰伸手轻轻推了推他,希望对方能放开他。

这个推拒意味明显的动作显然令醉鬼很不满,任性地收紧手臂,一口叼住阿杰的脖子。

“嘶” 阿杰倒抽一口气,倒不是说疼,杨天翔并没有咬得太狠,只是在白皙的颈子上留了个牙印,惹得阿杰直腹诽这小崽子醉个酒怎么像是犯了乌尔骨。

小醉鬼似乎也察觉到自己有些过分,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安慰,手也不想松开,只能讨好地在自己制造的“伤口”上舔了舔。阿杰被他舔得浑身难受,恨不得一巴掌把那颗作乱的脑袋推开。但一对上那朦朦胧胧的小眼神,他就会缴械投降了。都说长庚撒娇手段成仙,可阿杰真心觉得自家这个小崽子也不遑多让,偏偏他比顾昀还要心软。

宠着杨天翔,已然成了阿杰的本能。

在心里默默地叹气,阿杰伸手环住杨天翔的肩膀,左手轻轻抚摸被他自己蹭的乱七八糟的头毛。被顺毛顺得极其舒适的小醉鬼开心极了,甚至抱着阿杰轻轻摇晃起来。毛茸茸的脑袋贴着阿杰的心口,脸蛋的热度穿过衬衫,让阿杰觉得自己好像抱了个小火炉,那小火炉还兀自嘟嘟囔囔。

“好忙啊,都见不到阿杰了”

“好久没和阿杰一起打游戏了,也好久没和阿杰一起吃好吃的了”

“好想你呀义父。。。”

那声音就像一块融化的奶糖,把阿杰的心包裹得密不透风。他微微低头,眉眼弯弯地看着杨天翔自顾自的委屈撒娇,把这孩子的小脑瓜又往怀里拢了拢。

这边宠溺max的阿杰还在思考一会儿究竟是把这孩子送回家还是领回自己家照顾,他怀里的醉鬼已经进入下一话题。

“阿杰,我真的好喜欢你啊。。。”

“想亲你。。。”

“想抱你。。。”

阿杰今天穿的衬衫,经过刚才一番折腾领口扯开了好几颗扣子,杨天翔模模糊糊睁开眼,入目便是一片白皙的胸膛。

他想都没想,直接亲了上去。

往下依然被包裹在衣物里,他便向上进攻,细细密密的亲吻好像不愿放过每一处肌肤,一个接一个地印在阿杰的脖子上。

被突然袭击的阿杰躲闪不及,他下意识地摁住杨天翔的后颈,但年轻人依旧一门心思地伸长脖子啃。阿杰根本无暇顾及身边此起彼伏的抽气声,蔓延在脖颈上的痒意好像在释放一道道电流,酥麻的感觉跑过全身。

阿杰觉得他也醉了,醉的抬不起手推开对他当众胡作非为的小混蛋,任由亲吻花朵一般蔓延至下颌。可始作俑者已经开始不满足于饮鸩止渴一般的亲吻了,小狼崽亮出獠牙,顺着下颌的弧度轻轻啃咬起来。

这下阿杰哪怕是再醉也不能由着他胡来了,在同事面前上演活春宫这种事对他来说太羞耻了,他还不想晚节不保。

但让他没想到的是,他居然挣脱不开杨天翔的禁锢,只能一面努力躲避年轻人热情的啃噬,一面进行单方面的谈判,左支右绌,甚至腾不出空来寻求外援。

“天翔,你别亲了!”

“天翔,大家都看着呢!你放开我!”

“杨天翔!”

喝醉了的杨天翔并不在意周围有没有人围观,也听不到阿杰在说什么,他只知道他的阿杰在拒绝他,这让他觉得很委屈。看着阿杰不断开合的嘴唇,杨天翔人生中第一次不想让他说话。

怎么让一个人闭嘴来着?醉鬼赌气地思考,哦,对了,堵住他的嘴不就好了。

不忍心看老板被折腾的江山等人正要上前分开二人,却被下一秒的场面惊得僵在原地,连CEO紫堂宿都必须要紧紧捂住嘴才能抑制住尖叫。

杨天翔一手抓紧阿杰的手腕,另一只手摁着阿杰的后脑勺,偏头叼住了他的嘴唇。醉鬼的亲吻没有缠绵悱恻,简单而粗暴,用牙齿和舌头轮番厮磨,阿杰甚至觉得口腔内壁都被磨肿了。齿列被杨天翔仔细的刷了十几遍,阿杰在舌头被对方狠狠压住翻搅的过程中分不出更多的注意力去计算时间,这个吻好像持续了一个世纪那么长。血液控制不住的从头顶冲下,从舌尖开始,全身都紧绷到疼痛的地步,亟待摩擦与爱抚。带着热度的手顺着衬衫下摆探进去,在腰上胡乱揉捏,大有愈演愈烈的架势。

仅存的理智告诉他必须停止,阿杰用最大的努力抢回了被挤压掠夺的氧气,冲着同事们嚷嚷“拉开他”,他自己都没听清空气里飘荡的音节就被杨天翔重新吞咽下去。

尽管由于场面过于惊人使他们一时间忘记阻止,如梦初醒的729众人还是给力的,冲上去七手八脚地将老板解救出来。也多亏了杨天翔第一次喝断片儿,哪怕耍流氓的行为令他热血沸腾,也终究没能没抗住酒精蒸腾出的巨大困意,就着非礼阿杰的姿势睡了过去,不然又要好一顿闹腾。

那边杨天翔躺在沙发上睡得昏天黑地,这边造成这一惨剧的罪魁祸首们面对直接受害人,垂着脑袋一字排开等候发落。729老板系好扣子,理顺头发,坐在沙发另一端,看着眼前一只只鹌鹑一言不发,CEO靠在桌边,也丝毫没有求情的意思。直到鹌鹑们一个个站得腿肚子直打颤,阿杰才开口打破沉默,“以后,开玩笑,记得适度,这次的事就算了吧”。

看着他们一个个小鸡啄米一般地点头承认错误,阿杰微笑起来,“不过”,话锋一转,“刚才的事,还请大家就当没发生过,就当给天翔,给我留个面子”。

当下所有人毫不犹豫地做出保证,CEO适时地站出来打了个圆场,很快大家又开始笑闹起来,仿佛刚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今天发生的事终将会成为烂在所有人肚子里的秘密,阿杰对他们仁至义尽,他们也要努力保住自己老板最后的面子。

但是有什么终究是改变了。

阿杰凝视着杨天翔的睡颜,心知肚明,有些东西要破土而出了。

杨天翔发起酒疯来凶猛异常,睡觉的时候倒是十分乖巧,端端正正地躺着。不知道等他明天清醒了,知不知道他最大的秘密已经人尽皆知了,七雪默默地看着乖巧宝宝杨天翔,有些恶趣味地笑起来。

 

 


评论(19)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