燚fleeting-time

索林小朋友轶事(一)

     受到了一位聚聚关于小盆友索林的文章的启发,创作了这篇文,其实我就是想看萌萌软软的小索林被大家爱着,本文无cp,暧昧向(有人想对小盆友做什么吗......)

一. 

   比尔博觉得自己有点眩晕,就和当初自己在合同书上看到葬礼字样的时候一样,不一样的是这一次眩晕的人多了那么几个,多了十个,矮人。

   十个矮人,加上一个霍比特人,围成一个圈,比尔博试探性向左看看,巴林不停地叹气,德瓦林看起来像要大开杀戒,向右看看,邦弗目光呆滞,邦博,哦邦博居然没在吃东西,那可太少见了。

矮人们面色各异,但眼睛都始终盯着圈中心那一坨皮草。准确的说,是埋在皮草中的小东西。小东西似乎因为被困在一个圈里而感到恐惧,此时正悄悄地一点点地往皮草里缩,最后缩得只剩一个毛茸茸的有着浓密长发的小头顶。

甘道夫站在圈外,如果有时间他一定要写本书,描述一下矮人这个奇妙的种族,他们总是能在各种场合下出乱子,五军之战能胜利绝对是伊露维塔闲着没事赐了个福给他们。瞥了一眼缩在角落瑟瑟发抖的菲力和奇力,甘道夫叹了一口气,他真是个专业擦屁股的。

“好吧,让我们冷静下来,奇力,来讲讲你到底做了什么?”

十一道目光犀利地飞向小黑毛,奇力瞬间打了一个激灵,声音小了好几度:“就......就一个咒语......”说着战战兢兢拿出一个牛皮本子。

甘道夫接过本子,哦他记得这个本子,这还是他当初送给索恩的呢,里面记载了一条提高沙弗利晶石纯度的锻造秘术,而当时索恩恰恰在这上遇到瓶颈。

“我和奇力在图书馆发现了这本书,里面记载了一条咒语,上面说能给予无忧无虑的快乐.......奇力想要试验这条咒语的真实性.....就.......“菲力解释的声音也越来越小。

奇力跑进那个圈里,蹲在那坨皮草前面,’舅舅,我......”

哦没错,那个缩在皮草里的小东西就是大名鼎鼎的山下之王,索尔之孙,索恩之子,索林,小了不止一号的索林。

“对不起,舅舅,我只是看你每天忙来忙去都没有时间休息,我只是想让你.....放松一下.......”中了毒箭也没喊一声的小战士此时哭的泣不成声。

这该怎么说?好心办坏事吗?

奇力这边还在哭着,突然,一只温暖的小手摸上了他的脸,他震惊地瞪大眼睛,索林不知道什么时候从那坨皮草里爬出来,摇摇晃晃地走到奇力面前,抬起小手笨拙的给他擦眼泪,嘴巴里还振振有词。

“KIKI......不哭......开心”年幼的索林眼睛的颜色蓝的透彻,比大海更蓝,比夜空更璀璨,没有了仇恨,没有了深沉,闪耀着纯真的光,此时这双眼里写满了伤心,似乎在因奇力的伤心而难过。

奇力立刻停止了哭泣,对索林露出了笑容,天啊,谁忍心让这双眼睛流泪吗?奇力如此想。(我就是苏大舅!来咬我啊!)

看奇力不再哭泣,索林也笑起来,把刚才藏身的堡垒忘在脑后,开心地投入奇力怀中。

。。。。。。

“马哈尔啊他没穿衣服!”不知道是谁喊了这么一句

现在的索林光溜溜白嫩嫩的像一块白宝石一样,这让矮人们都乱了套,德瓦林迅速抓起一件袍子包住这个小娃娃,同时扫了一眼周围,“忘了这个”

众人低头的低头,望天棚的望天棚。

“这不对劲,他看起来来话都说不利索,怎么还能认识奇力?”比尔博发问

甘道夫合上手里的牛皮本子,摆出一个属于巫师的神秘莫测的笑容,“奇力对这种咒语并不熟悉,念出来的并不完整,当然效果也就是不完整的。”他慢慢走近,慈爱的笑着摸摸好奇地打量自己得索林的小脑瓜,哦手感不错,再摸几下。

“对于一些人,他或许不记得你们的关系,但他仍然记得你是谁,这取决于,你在他心中的分量。”甘道夫直视奇力的眼睛:“你的舅舅很爱你,奇力。”

奇力低头看着怀里玩头发玩的开心的索林,心里就想渣了一根柔软的刺,他默默地收紧环抱,就像要把怀里的小东西塞进心里。

“那么好吧”巴林将大家从眼前的温馨中唤醒,“也许接下来我们该商量一下事物的分配了,王的工作可不轻松,咱们可不能乱了套。”

于是一帮人干站了半天,现在终于要向会议室出发。

奇力感觉怀里的小家伙在扭动,索林扭着小身子,向着一个方向使劲地伸手:“Fi!Fi!”

那个方向是菲力,菲力立刻走上前把索林接到自己怀里,哦天,抱着自己的舅舅,这感觉真是.......

索林伸着小手在菲力脸上来回摸,摸着摸着绽放出了一个甜甜的笑容,嘟囔着“FIFI”在菲力脸上印下一个吻,然后紧紧抱着菲力的脖子,把脸埋在他的肩上。

“哦~”这一幕看得其他人心都化了,可是某个人不这么想。

奇力撇着嘴瞪着菲力:“果然舅舅更爱你,Fee”

“哦去你的,Kee”

   

    

 

评论(5)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