燚fleeting-time

索林小朋友轶事(八)

八.

   经过了一天的折腾,索林很快就累了,连睡前故事都不用讲,就打着小哈欠揉揉眼睛窝在莱戈拉斯的床上睡着了。

   事实上瑟兰迪尔本想将索林留在他那里,但是绿叶王子据理力争坚持要亲自看护小矮人。

   莱戈拉斯去进行睡前着装,而瑟兰迪尔就坐在床边看着睡得脸蛋松软的小矮人。

   今天他失控了,精灵王很清楚,而且失控的很彻底,他居然当着自己儿子的面去亲吻一个儿童,但这个儿童不是别人,那是索林啊。

   眼前这个软软萌萌的小宝宝日后会成长为那个高傲坚毅的山下之王,但是有些东西从未变过,哪怕是最落魄的时候,那双眼里隐藏的光芒都没有变过。

   而瑟兰迪尔,总是会被那光芒摄住心神,不得不努力压下亲吻那光芒的欲望。

   在看到小矮人的一瞬间,瑟兰迪尔就有一个黑暗的想法,他可以把索林留下,封锁全部消息,把索林留在密林的宫殿里,留在他身边,一点一点长大,他要让这个小矮人眼里心里全部都只有他一个,哪怕是死,也要在他的身边慢慢消逝。

   只要他想,他完全可以做到。

   但是很快瑟兰迪尔就放弃了,那不是他想要的索林,不再坚韧,不再沉着,不再有责任,不再有那慑人的光芒,那不是索林。

比起像家猫一样温顺,瑟兰迪尔更喜欢那个浑身是刺,比牛还倔强,能够完全激起他征服欲的山下之王。

轻轻抚摸小矮人的脸蛋,瑟兰迪尔俯身轻轻在索林的额头印下一个晚安吻。

睡个好觉,我的小矮人。

再起身的时候,精灵王就看到了站在床边的,一脸紧张的儿子。

瑟兰迪尔摊开手,“晚安吻而已,怎么了莱戈拉斯,也想要ada给你一个晚安吻吗?”

绿叶王子面无表情开口:“ada您还是早点回去洗洗睡吧,明天还要接待长湖镇的人类要是有了黑眼圈就不好了。”

无趣的收回手,自带寒叶飘逸BGM的精灵王沧桑离去。

儿子长大了就一点也不可爱了,以前拉着我的袖子一定要一个晚安亲亲的小叶子去哪里了…….而且还学会和ada抢人了我也想抱着索林睡觉啊……心好累啊……

大魔王的怨念实体化黑气弥漫,一路上哀鸿遍野,让我们来点蜡……

。。。。。。。。。。。。。。。。。

莱戈拉斯说的没错,今天是约好的要和长湖镇商定贸易的日子,所以睡了糟心一觉的瑟兰迪尔还是早早起床为接待宾客“梳洗打扮”。

“我不是说了吗不要这条腰带。”

“这已经是三年前的款式了怎么还拿出来?”

“这件绿的很显老你知不知道,拿走!”

“这王冠上怎么少了两颗浆果?谁吃了!”

经过一番折腾,密林大王瑟兰迪尔终于光彩照人的出现了。

他对面的巴德即使是当了镇长也依然灰扑扑的,看他那表情显然是被精灵之光晃得睁不开眼睛了。

“你好,尊敬的瑟兰迪尔陛下,愿维拉之光永远普照密林。”

“同样的祝福也送给你,巴德镇长,愿长湖镇在你的治理下永远繁荣。”

在礼节性的寒暄客套后,双方开始正式的谈判,瑟兰迪尔在谈判上向来是把好手,但是巴德显然也不是吃素的,瑟兰迪尔居然没有占到多少便宜。

巴德是不是总和索林吵架吵得,越发的伶牙俐齿了呢,瑟兰迪尔小小溜号的时候如此思索。

幸运的是,他们很快就达成一致,要知道谈判中能达成双赢的局面是非常少的。

为了庆祝协议的签订,精灵王设宴款待巴德一行人。

宴会上,巴德惊讶的看着瑟兰迪尔怀里的小丸子,“瑟兰迪尔吾王,这是…..您新添的儿子?”

长得可不怎么像,巴德默默吐槽。

瑟兰迪尔给索林塞了一片苹果,愉悦的看向长湖镇长。

“不,这是邻国的王子,来参观的,”他并未说明是哪个邻国,毕竟山下之王变成孩子这种事,还是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巴德点点头,他也并未细想邻国是哪里的邻国,他只当穿着精灵袍子的索林是哪个精灵小王子,长得还蛮可爱罢了。

他低头喝了一口新上的汤,却被烫的“嘶”了一声,放下勺子。

精灵王立刻吩咐人去请医师。

巴德皱着眉忍受舌头上火辣辣的疼痛,却感觉到有什么在拽他的裤子,他低下头。

哪个刚刚还在精灵王怀里的小王子此时正挠着他的裤管,似乎要爬上来,巴德决定满足这个小王子的愿望。

坐在巴德腿上的小王子伸出小手轻拍他的脸颊,对着巴德认真的说:“啊~”

巴德不明所以,“啊?”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小王子就把舌头塞进巴德微张的口中。

一时间,整个宴会厅响起了倒吸凉气的声音,巴恩震惊的看着自己父亲被“非礼”,莱戈拉斯整个石化,而瑟兰迪尔,伟大的精灵王,维持着怀抱索林的姿势,已经要把眼珠子瞪出来了。

可这一切都影响不到索林,他正按照记忆里的,专心致志的舔着巴德的舌头。

而巴德,已经僵在座位上,任小矮人在他口中肆虐,这孩子刚才是吃了苹果吗?他尝到了淡淡地苹果香。

真该庆幸小孩子肺活量不够大,小矮人很快结束了他的惊人行为,他坐在巴德腿上,轻轻地喘着,还不忘问:“不疼了吧?”

原来索林记得瑟兰迪尔对他做的“烫伤治疗”,看见巴德被烫到,自以为掌握了一门知识的小矮人自然而然地就乐于助人了。

巴德摸摸嘴唇,刚才的烧灼痛感真的不见了。

看见自己的“患者“点头了,自认为医术合格的索林开心地笑着跑回瑟兰迪尔身边,仰着小脸仿佛在求表扬。

明白了一切的莱戈拉斯怒视瑟兰迪尔。

Ada!看你干的好事!

看着那个小家伙认真的亲吻别人,瑟兰迪尔觉得怒火已经要把自己点燃了,他怎么可以亲别人?他都没那样亲过我!

精灵王把小矮人一把抱起来,大步走向自己的寝宫。

。。。。。。。。。。。。。。。。。。

为了安抚长湖镇一行人,瑟兰迪尔又安排了一场歌舞。

他并不急于教训那个自以为是的小豆丁,他只是把小矮人关在他的卧室里,在他耳边留下一句话,毕竟他还有客人要招待。

至于调教,他有一晚上的时间可以进行。

想到这里,瑟兰迪尔醋意翻涌的内心又愉悦了起来,他冲巴德举杯,优雅地为小王子的行为致歉。

。。。。。。。。。。。。。。。。。。。

晚间巴德满身疲惫地回到长湖镇,在密林的谈判耗费了他大部分精力,但是能为他的人民争取到最大的利益也是值得了。

他坐在桌前,准备处理一下税收的问题。他的秘书敲门进来了,站在门口,神色古怪。

“怎么了?”

“镇长先生,您最好去看看…..从密林拉回来的货物……”

看着秘书奇怪的神情,巴德不由得面色凝重,立刻起身向外走。

而此时的密林

瑟兰迪尔黑着脸看着空无一人的卧室,窗子打开着,而本该乖乖呆在这里等待调教的索林,不见了。

 

评论(24)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