燚fleeting-time

索林小朋友轶事(十二)

十二.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整个埃雷勃都非常正常的运行着,极其正常。

     正常的过头。

     那天索林被德瓦林拦腰扛着一路奔回孤山,裹着精灵王披风的山下之王生平第一次说话磕磕绊绊。

“额…..德瓦林…..谢了…..我……额……头有些晕…..先回去了。”

看着自家国王有些颓废的背影,德瓦林对精灵的怨恨更深了。

但是那日之后索林就恢复了正常,就好像睡了一觉把一切都忘却了,他仍旧是那个坐在王座之上,不怒而威,高傲霸气的山下之王。

索林对他变小这件事没有做任何评论,别人向他讲述这件事的时候也是无比冷静的听着,也没有发怒,只是使劲揉了揉始作俑者们金色和黑色的脑袋瓜。

矮人们认为这是那个半成品咒语的作用,恢复过来后之前的记忆就会消失。

为了不让他们敬爱的国王尴尬,矮人们就都默契的三缄其口,就好像这件事从未发生。

比尔博隐隐约约觉得不对劲,甘道夫就只是老神在在地吸着烟斗。

今天的山下之王依旧威严的端坐在王座上处理事务,听大臣向他汇报他不在这几日王国的运行状况。

大臣汇报完毕后还补充了几句,“吾王,您不在的这些时日,大小事务皆为菲力王子主持,奇力王子辅佐的。”

索林点点头,他对这些天国家的情况很满意。

不愧是我的外甥,山下之王喜滋滋的想,冲着菲力和奇力赞许的点头。

舅舅的赞赏让这两个刚刚还一脸严肃的王子幸福得简直要飞起来。

午餐过后,索林没有和比尔博他们一起去花园散步,称自己有些劳累就回了寝殿。

大家也只当是咒语的副作用,没有多想。

索林关上寝殿大门,靠在门上深呼吸了几下,拖着沉重的步子向自己的床走去。

他将自己扔在柔软的床铺上,脸埋在毯子上,蠕动了几下,将整个人裹进毯子里。

索林把自己的头发弄得乱糟糟的,衣衫不整,但是他不在乎。

马哈尔在上,他多么希望每天能用一条毯子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出门。

不!如果可以的话他真的希望不要出门!

他没脸见人。

天知道整日装的自己什么都不记得有多难!索林真的无比庆幸自己以前是一副不苟言笑的样子,不然早就破功了!

索林在毯子底下蜷成一个团,他觉得无比羞愧,甚至都想要退位了。

是的,他退位诏书都写了一半了,他想要离开这个伤心地,恶龙已经被打败,家园已经被收复,菲力和奇力也都长大了,他功德圆满了,可以离开,随便去哪都行,他可以跟着比尔博回霍比屯,做一个恬然乐天的霍比特矮人,他还蛮想尝试一下那样的生活的。

只要能离密林和河谷镇远一点,去哪里都行。

但是感谢他善解人意的子民们,他们绝口不提那些事,这让索林获得了极大的心理安慰,也给了他坚持下去的动力。

是的,没错,山下之王以他高超的演技几乎骗过了所有人,他记得一切,不仅仅是被千人围观的那次。

他记得他变小的时候所经历的一切。

索林特别想要把小时候的自己抱到腿上打屁股,狠狠的那种,会让屁股蛋肿起来的那种。

奥力的胡子啊,他怎么不记得他小时候是那个样子?他可是孤山的大王子,王位的继承人,他的祖父爱他,他的父母爱他,但从来不会溺爱他,他记得自己在烈日下挥舞锤子,在深夜时分研习书本,他记得自己与狼搏斗的满身伤痕。

但是他从来没有那么的….那么的……

索林非常想一头撞死……

为什么他小时候会撒娇啊!为什么还会哭!都灵的后人从不撒娇,也从不流泪,山下之王缩在毯子里赌气得想。

而且还那么爱吃!有美食就被收买了!栗子糕很好吃,巧克力也很美味,但是他的立场什么时候这么不坚定了!索林简直想提着小矮人的耳朵大吼。

最可怕的,最让他觉得羞耻的,索林死命地撕咬毯子,力道大的仿佛会把毯子撕裂,那个混蛋的操树狂!瑟兰迪尔!他已经不属于混蛋级别了,他简直是丧心病狂了!他怎么能那样对待一个儿童!他怎么下得去手!

他还记得瑟兰迪尔嘴唇的温度,扣着他脑袋的大手,勾着他舌头轻柔的力道,还有那简直能把他蒸熟的热量,索林拒绝继续回忆,但是他无法控制脑海中浮现精灵王那双深情的眼。

当初在密林的时候他可没这么看过我,山下之王的心酸酸涩涩的。

想到亲吻,索林就不受控制的想到另外一个人,河谷镇长,屠龙者,巴德。

索林一度认为他和巴德的交集也仅限在两个王的关系,他尊敬巴德,毫无疑问,巴德是个英雄,只身干掉了史矛革,索林向来乐意与英雄做朋友。当然了,看着那个嘴笨的男人被自己堵得哑口无言也是挺有趣的。

但是年幼的自己偏偏非礼了巴德,离开密林后偏偏住进了巴德的家,偏偏在巴德怀里他睡了最安稳的一觉,他的自言自语,他讲的睡前故事,他的晚安吻,就像一根柔软的刺扎进山下之王的心。

那个恶劣的混蛋,不就是亲了你一下吗?什么叫等我偿还?都是男人亲一下怎么了?

这难道是神在惩罚我吗?惩罚我曾被龙病污了心,蒙了眼。

但是这惩罚方式也太不讲究了吧!

索林一脚把身上的毯子踢开,瞪着天花板。

我不记得,我什么也不记得,我什么时候变成过那种哭包小屁孩吗?没有,我不记得!

对,就是这样。索林翻身坐起来,整了整衣服,理了理头发,再一次恢复成威严的山下之王。

他昂首阔步,迈出寝宫。

 

 

评论(23)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