燚fleeting-time

索林小朋友轶事(十三)

十三.

索林觉得要自己要装不住了,因为他已经有好几次控制不住想要大吼大叫了。

尤其是当他最亲近的家人朋友们躲起来悄悄怀念小索林的时候,这群笨蛋还自认为隐藏得很好。

有一次他在图书馆翻阅文献,看到了貌似在读书的菲力和奇力,索林没有过去,他并不想打扰兄弟俩的时光。

奇力趴在桌子上写写画画,菲力很好奇,“奇力你在画什么?”

奇力继续他的创作,“我在画舅舅,小时候的那个舅舅。”

菲力把脖子伸过去看,险些笑得掉下椅子,“哈哈哈哈…..你……你确定那是索林?…..不是半兽人吗……哈哈哈!”

“闭嘴菲力!”奇力气急败坏,他丧气的把笔扔在桌子上,“我想念他。”

“我也是,兄弟。”

“他每天晚上都会跟咱们要晚安吻”

“还有睡前故事’

“他的眼睛水汪汪的。”

“他的小鼻子还总是一吸一吸的”

“嘿哥哥!”黑发的矮人头猛的凑到金发矮人面前,眼冒精光,“不如我们再念一次那个咒语吧!”

哥哥一巴掌扇在弟弟的后脑勺上,“你的脑子被龙吃了吗?再来一次,亏你想的出来!舅舅会猛踢你的屁股的!”

“嗯哼~”奇力无趣的趴在桌子上哼哼,菲力继续看他的书,没有去搭理他抽风的弟弟。

索林无声无息的退出图书馆,他不能再待在那里了,因为他不确保能控制住自己不冲过去踢外甥的屁股。

认真的?水汪汪?吸鼻子?这两个臭小子,逼我把你们俩的糗事爆出来吗?

然而让他烦心的还不止这一件事,接下来,山下之王在不同时间不同地点聆听了他的朋友们三三两两的怀念小毛团索林。

比尔博向甘道夫讲述索林为了吃到他做的杂梅派如何泪汪汪抱着他的大腿不放,甘道夫则向比尔博描述了索林第一次看到巫师烟花时被砰砰声吓得四仰八叉的可爱摸样。

德瓦林向巴林抱怨索林骑高高的日子一去不复返,而巴林则哀叹索林抱着书本一脸慕孺的向他请教学问的时光不再。

剩下的,剩下的不要再提了,说多了都是泪。

索林觉得憋屈,憋屈死了,当年在人类的镇子里干活的时候都没这么憋屈过。

我跟你们这么些年的情谊,就比不上一个毛团子和你们待的几天?他有什么好的?什么都不懂的哭包,就知道吃,随地乱跑还乱亲人!

山下之王嫉妒了,他嫉妒年幼的自己,看看,多幼稚!

丝毫不觉得自己幼稚的山下之王还在一脸严肃地生闷气,侍卫就来禀报了。

河谷镇的人来了。

索林想起来今天是约定好的“结算日”。

孤山和河谷镇的贸易往来非常频繁,他们的贸易范围非常广泛,工艺品,器具,食物,甚至军火武器。但是武器是非常特殊的商品,为了将它与其他贸易分开,矮人与人类商定了“结算日”,由人类拉着用于交换的货物,钱财来到孤山,清点结算完毕后带着矮人打造的优质武器离开。

索林不是很想见到巴德,但是为了维护王的尊严,他还是硬着头皮坐在王座上接待贵宾。

这是他们继恢复日之后的首次会面,巴德带着近卫缓缓走近。

索林在座位上悄悄挪了挪屁股。

“索林吾王,愿奥力的祝福永远围绕埃雷波,愿您的国度永远强大。”

“感谢您的祝福,河谷王,也祝愿您的河谷永远繁荣。”

索林派人去清点巴德带来的货物,并将锻造好的武器帮助人类装载好。

接下来,他会出言邀请巴德一行人共进午餐,但那只是客套,之前巴德全都婉言谢绝了。

“我已备好午宴,尊敬的朋友,留下来共进午餐吧。”索林面无表情地开口,一点“共进午餐”的意思都没有。

“诚挚感谢山下之王的邀请,”很好,就是这样,拒绝吧然后赶紧离开!

“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这和说好的不一样啊!

矮人和人类的关系还是不错的,宴会上觥筹交错,几乎每个人都喝的满面红光。

索林举起杯子喝酒,他用杯子挡着脸,想要截断巴德的目光,他注意到席间巴德不论是进餐,喝酒还是与人交谈,目光都是流连在他身上的。

哼,老子才不怕你!

山下之王冲着河谷王举杯,“感谢河谷王在我中咒期间无私提供帮助,在此我诚挚表示谢意,”他将杯子举高,说了一句祝酒词,“敬友谊!”

河谷王也相当配合的举起杯子。

“敬友谊!”

这样你就不敢说什么了吧混蛋!喝完就赶紧滚吧!

然而事实证明国王也不是什么都说了算,接下来,河谷王提出对孤山矮人军队的训练方式感兴趣,山下之王硬着头皮陪着他参观了矮人的训练场。

参观完了!可以滚了吧!

“我听闻埃雷波有一处室内花园,景致相当迷人。”河谷王笑得亲切。

索林真想把这个笑得像只山猫一样的男人装进石头发射机里直接扔回河谷镇。

但是事实是,山下之王咬着牙带领河谷王逛这个迷人的花园。

花园很美,巴德毫不吝惜赞美之词,但是索林没心情骄傲,他现在很烦躁。

索林坚持认为巴德吃错药了,不然怎么又是留下来吃饭又要参观校场的,现在居然逛起花园来了!

他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憎恨花园如此广阔的布局,他盼着赶紧逛完赶紧送这尊大神离开,他一看见巴德就浑身不得劲!

只顾着头脑风暴的山下之王丝毫没有意识要他们两个已经拐到一处相当偏僻的地方了。

巴德停下了脚步。

“你记得,对不对?”

“什么?”头脑风暴正欢的索林没有get到巴德的点。

“你记得,”巴德换成了陈述的语气,“你记得一切,你以前对我的态度不是这样,眼神也不对,”他将索林从头到脚扫了个遍,“现在的你,浑身都充斥着,逃避的气息。”

巴德的“逃避定论”惹怒了索林,他瞪大双眼,灰蓝的眼睛因愤怒而发亮,就像只炸毛的猫。

“逃避?都灵的子孙从不逃避!我不会逃避任何事情!我尊敬你是英雄,但你也应该明白你在和谁说话,”索林周身弥漫着愤怒,他怒视巴德,“屠龙者。”

“叫我巴德。”也许是和索林吵架的时日长了,巴德对索林震慑人的方式似乎有些免疫,此刻还有心思纠正索林的称呼。

“什么?”索林皱着眉盯着巴德看。

巴德抱着双臂,偏过头,“咱们两个亲也亲了,睡也睡了,还这么见外干什么?”

索林觉得自己被雷劈了,“那个时候我只是个孩子!你还能要求什么?有错也应该是那个疯子操树狂的错!”

“那又怎样?”巴德突然义愤填膺了起来,“大的小的还不都是你?亲过来的是你,那天晚上拱进我怀里来的也是你,要知道除了我那死去的老婆我就只亲过你一个人!你想赖账吗?”那个表情就像索林犯下了什么十恶不赦得罪一样。

“哦?”山下之王冷笑了一声,“我该赞美你对死去妻子的忠贞吗?都是男人亲一下能怎么样?难道需要我去河谷镇下聘礼把你娶回孤山当王后吗,巴德夫人?”

“难道不是我来孤山下聘礼把你娶回河谷镇吗?索林公主?”

毫不相让的两人一时间谁也不出声,只是怒瞪着对方。

不过互瞪比赛里巴德是永远也敌不过索林的,他很快败下阵来,开始妥协,他摊开双手。

“嘿,我,嗯,我不是来吵架的。”

“哼”索林白了他一眼,偏过身子不打算再看他。

巴德摸摸头发,咬咬牙,开口了。

“我知道,你和我,我们的身份很特殊,你有责任,我也有责任,很难两全其美,我不敢给你什么承诺…….”

索林转过头,一脸“这傻子被半兽人提脑袋了吧”的表情看着画风突变的巴德。

“我也不指望你给我什么承诺,我也没那个自信你会选择我……..”

他到底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呢?索林紧皱眉头不解的看着还在叨逼叨的巴德。

“孩子们很喜欢你,之前你一直没来拜访,蒂尔达姐妹两个总是念叨你,我也….我也想你。”

巴德一边叨逼叨,一边慢慢向矮人王靠近。

“我不想和哪个女人结婚,我就想,你以后…..有空就来看看孩子们……看看我。”

“而且,你也不讨厌我,对吧?”他试探地把双手放到索林肩上,带着一丝紧张的看着他。

索林歪着头一脸难以置信的看着巴德,也许由于过于惊讶他没有躲开巴德。

不是我理解的那个意思吧?

不是我认为的那样吧?卧槽人生脚步迈太大小心扯着蛋啊巴德!

巴德觉得眼前这个歪着头的矮人竟然有一丝丝的可爱,他加重了手上的力气,弯下腰衔住了索林的嘴唇。

马哈尔啊!他在做什么!索林过于震惊,眼珠子都要瞪飞了。

这和小孩子软软嫩嫩的嘴唇不一样,成年索林的唇薄薄的有些粗糙,但更有一番魅力。

巴德轻轻舔着索林的唇,在他的口中游走,用牙齿和舌头轮番厮磨,又含着他的下唇吸吮了一会儿才放开他。

可怜的山下之王还呆在原地,奥力的胡子呦他何时受到过这种对待!

巴德轻轻擦去索林嘴角的银丝,噙着笑看着他,“收债完毕。感谢山下之王的款待。”

在花园边转悠的矮人和人类看着河谷王一脸满足的离开花园,扬长而去。

正当他们不明所以的时候,花园里传来一声怒吼。

“巴德!你这个被半兽人踢了脑子的混蛋人类!”

 

终于控制不住了呢索林。

 

 

评论(19)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