燚fleeting-time

索林小朋友轶事(十四)上

     努力更到瑟大王出场!

十四.

自上次的“花园事件”发生后,河谷王的名字在索林面前的出镜率变得高了起来,他每天都能够收到人类使者传来的来自河谷王的“问候”。

“尊敬的山下之王,镇长要我传达问候,最近天气反常请您注意保暖。”

“尊敬的山下之王,镇长要我传达问候,这次的货物里特别加了您爱吃的肉桂苹果派。”

“尊敬的山下之王,镇长要我传达问候,蒂尔达小姐想念您了。”

这种问候几乎天天都有,有时人类使者出使埃雷勃就仅仅是为了传达这么一句话,索林被烦的不行。

巴德是不是疯了?他很闲还是看他的使臣很闲?利用职务之便做这种事小心腐败哦!当初他就是这么追他老婆的吗?他老婆没被烦死还给他生了三个孩子真是奇迹啊,还有为什么他的女儿想我我就要去看啊?那又不是我的孩子!

忽略掉山下之王内心深处的碎碎念,他到底有没有去看望巴德的孩子们,就不可说了。

不过今天的人类使节似乎要扑个空了,因为山下之王并不在孤山。

矮人大臣给出的官方回答是,王去打猎了。

当然了我们都知道自古以来官方回答都是事实的变体。

山下之王给矮人们的回答的确是打猎,但诡异的是他不允许任何大臣陪伴。

一开始德瓦林坚持要陪同,但在索林跟他保证太阳落山之前一定返回之后也只得悻悻地同意了。

和索林一起长大的德瓦林表示他才不相信什么打猎呢。

但是身为一个责任很重的国王,在条件允许下,偶尔任性一下也是可以的吧。

假如德瓦林知道索林要去的是密林的话,估计他死也不会同意吧。

没错,山下之王如今身处密林。

其实一开始索林是有些犹豫的,他深谙自己的路痴属性,明白自己在密林里是肯定会迷路的,但是他还是义无反顾的进去了,因为做某件事的心情实在太迫切了。

但是今天上天似乎格外眷顾他,索林还没走出几步,就来了一个小向导。

一只小鸟停在他的肩上,冲他叽叽喳喳,飞来飞去的给他引路,索林别无选择,不想迷路就只能跟着它。

事实证明小鸟还是很靠谱的,它成功地把索林带到了目的地————鹿林。

没错,索林就是来看他认识的小伙伴的,天知道他有多思念毛茸茸的松鼠和大角鹿。

山下之王喜欢小动物,这在他熟识的人里比不是什么秘密,早在山下之王还是个小王子的时候,他就对这些萌之生物没有抵抗力,曾经他极其喜爱一只渡鸦,喜欢到连吃饭的时候都要抱着它,后来都把渡鸦养到卧室里,连祖父都管不住。

不幸的是,这只小渡鸦没多久就生病死去了,小王子为此伤心到病了三天三夜。

后来家国沦丧,索林一人挑起复国重担,这个小爱好也就无暇顾忌,现在生活安逸,山下之王深藏多年的萌宠之心重新被激活。

他向鸟儿传达谢意,小鸟在他头顶盘旋几圈后就离去了。

索林这才开始打量他多日未来的鹿林,往日这里三三两两聚集的都是鹿,但奇怪的是今天的鹿林无比寂静,一只鹿也没有,只有偶尔一阵风吹过树叶摩擦发出的沙沙声。

“好吧,看来我来的不是时候。”索林掩盖不住语气里的失望,他遗憾地环顾四周,打算离开。

这时,他听到身后传来一阵清脆的声音,那是蹄子踩在落叶上的声音。

索林回头,他看见不远处,那个熟悉的庞大身躯静静伫立在那里。

那是大角鹿,他安静的站着,平静的注视着索林,而他的头顶上,站着一个毛茸茸的小东西。

努力控制着想要揉大角鹿肚子的冲动,索林小心翼翼地向它靠近,毕竟他应经不是曾经的毛团子了,他不确定他们还能不能认出他。

他试探性的伸出手,轻轻抚摸大角鹿的鼻子,令他感到欣慰的是,这个大家伙并没有表现出反感,反而向前踏出一步,轻轻在索林身上嗅闻了起来。

一个人的气息是不会变的,大角鹿认出了眼前这个大号毛团就是曾经那个可爱的小毛团,再次见到朋友令他感到愉悦,于是他伸出舌头开心的舔起索林的脸。

熟悉的痒痒的感觉让索林绽放出一个大大的笑容,“你还记得我,伙计。”

他伸出手,如愿以偿的摸到了毛茸茸热乎乎的肚子,轻轻揉了两下,他记得那里曾经缠满了绷带。

“你的伤好了,对吗?这可太棒了。”

大角鹿用和善的大眼睛看了索林一会儿,慢慢低头,让另一位小伙伴出现在索林视线里。

毛茸茸的松鼠抱着怀里的坚果,尾巴立着,一动不动地盯着眼前这个大毛团,自打索林出现他就一直维持着这个姿势,绿宝石一样的大眼睛都要瞪出来了。

索林朝松鼠伸出一只手,“嘿,伙计,我回来看你了。”

松鼠还是呆站着,直到索林的胳膊都有点麻了,他终于有了反应。

松鼠一把扔了怀里的坚果,像箭一样迅速蹿到索林身上,绕着他上上下下来来回回窜了好几圈,最后站在他最喜欢的地方——头顶,开始吱吱大叫。

哪怕索林不懂动物的语言,他也能听懂松鼠尖叫里包含的不满。

他伸出手安抚的摸着松鼠的大尾巴,语气轻柔。

“嘿消消气伙计,我知道这么长时间没来看你们你很生气,但是,看,我这不是来了吗?”

讨好的递上一棵松果,松鼠毫不客气的接过咔嗤咔嗤啃了起来,大尾巴轻轻拂过索林的面颊,表示他不生气了。

没办法,面对萌宠,索林就是严肃不起来,连脾气都软了好几度。

他曾经想过把大角鹿和松鼠接到孤山,但是很快就放弃了,毕竟大角鹿是精灵王的御用坐骑。

也许我可以每个月都来这么几次,只要不被发现,怀抱松鼠,脸埋在大角鹿柔软的肚子里的山下之王幸福的想。

“你果然在这。”一个熟悉的低沉的声音响起。

索林的脸瞬间沉了下来。

瑟兰迪尔来了。

 

评论(9)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