燚fleeting-time

索林小朋友轶事(十四)下 完结章

     正文终于要完结了!不过应该还会有很多番外......完不完结有什么意义啦!

     

背对着瑟兰迪尔,索林依然维持着抚摸松鼠的动作,但周身的气息一扫之前的温和喜悦,变得凛冽,不安,还有愤怒。

松鼠明显察觉到了他的情绪变化,这使得小动物变得有些不安,它抱着松果一溜烟跑回大角鹿头顶,一双金绿色的大眼睛转来转去,担忧的看着它的朋友。

大角鹿慢慢后退,对着缓步走来的精灵王俯身行了一个大礼。

而索林只是收回手,仍然没有回头。

“如果你真的很喜欢,我可以把它送给你,”瑟兰迪尔柔声说,就像在他面前的依然是那个爱卖萌的小毛团,“大角鹿连带着他的松鼠伴侣,虽然我不太理解为什么它会找这么个毛茸茸的小东西当伴侣,不过真是应了物似主人这句话吗?怎么样?喜欢我可以把它们送给你。”

山下之王没有回应,只是悄悄攥起拳头,所以精灵王继续叨逼叨。

“当然这只是聘礼的一部分,我已经命人准备最好的珠宝,还有一些你最喜欢的密林的点心还有小玩意儿,加上还在孤山的星光白宝石,做聘礼应该够了。”

“你一直是这样吗?”索林终于出声打断了瑟兰迪尔的碎碎念,声音低沉,像在压抑着什么。

“你想说什么?”

他猛然转身,愤怒的瞪视着精灵王,从精灵王的角度都可以看到他眼里跃动的火焰。

“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嗯?我来到这里有小鸟引路,没人发现我,这里一只鹿也没有,都是你的安排,对吗?你甚至可以把陪伴了你不知多长时间的坐骑送人!”

面对索林的指责,瑟兰迪尔并未生气,他只是静静的凝视着眼前炸毛的毛团子。

“我的确是个不择手段的人,但也要看看我想到的东西值不值得我付出如此大的牺牲。只要大角鹿和那只松鼠在密林,你早晚会来,”他脸上浮起笑意,“别忘了有一次我造访孤山的时候,它的小王子正因为失去了最爱的宠物而病着,事实证明你真的来了。”

那一副志得意满游刃有余的表情彻底惹怒了山下之王,索林生生忍住了往那张漂亮的脸上狠砸一拳的冲动,怒火滔天的山下之王还是有理智的,他并不希望一个乌眼青引起次日的外交危机。

他指着瑟兰迪尔,愤怒终于爆发。

“你这个强盗!小偷!心怀不轨的大木桩!丧心病狂!对着一个小孩子都能做出这种事!你是闷在地下宫殿时间太长连良知都没了吗?还是你获得时间太长把你的节操都磨没了?你竟然想要把我关到你的寝宫里教训我!你竟然还想要打我的屁股!”

一口气骂了这么长时间索林的身体依然在轻轻颤抖,他深呼吸几下,继续开口。

“你刚才说什么?聘礼?你想要我堂堂山下之王给你当王后吗?告诉你,妄想!我就是和巴德凑合也不跟你!”

好了,气急了的山下之王口不择言,一句话成功激起精灵王的妒火。

瑟兰迪尔已经有年头没感受到嫉妒这种情绪了,他一步一步靠近索林,身后的阳光照射下来,是的他在地上的影子变得越来越大,将索林完全笼罩其间。

他直直的目光盯得矮人浑身发毛。

“你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风能够替我见证一切,河谷王在追求你,每天都给你送来温暖的问候,他还吻了你。”

精灵王深邃的目光落到索林的唇上,这让他觉得自己的嘴唇要烧起来了。

“那只是个意外罢了。”索林梗着脖子硬撑,瑟兰迪尔离他太近了,这让他觉得不舒服,他想要后退,但精灵王强硬揽上后背的手臂让他动弹不得,索林自认在矮人里武力值相当高,但此刻他却挣不开精灵的钳制。

“那你为什么会去探望河谷王的儿女,你给他们带去精致的礼物,给那两个毛丫头梳精致的辫子,”瑟兰迪尔轻轻摩挲索林生着老茧的手,“这样一双手能编出如此美丽的发辫,你都没有为我编过。你想离开,但是他留你吃完饭。”

索林动弹不得,只能任由瑟兰迪尔在耳边轻声细语时呼出的气息熏红那掩藏在茂密黑发下的耳尖。

“他对你很温柔,对不对?”

“那要看你指的是哪方面。”

“任何方面。”瑟兰迪尔着迷的轻抚索林的唇瓣。“我嫉妒了,索林,你应该对我笑,你的喜怒哀乐都应该是我的,你应该庆幸当初在我面前是一付儿童的模样,不然就不止是简单的亲吻了。”

“瑟兰迪尔,木精灵都像你一样无耻吗?”索林已经被气得没有力气再生气了,他觉得心很累。

“这就无耻了?”精灵王摆出一副“你这没见过世面的矮人”表情,“我还想做更无耻的事情,可不单单是把你关在寝宫里打屁股那么简单,我想用玉蚕吐的丝织成的丝缎把你绑在我的床上,用蜂蜜勾兑的颜料在你身上勾勒一副图画,让你为我打开,为我哭泣,我想要完全进入你,感受你,让你……”

“够了!”索林活了一百多年也没听过这些,饶是矮人皮糙肉厚也受不了了,他剧烈挣扎起来想要离开这个褪下优雅外皮的丧心病狂的精灵。

“你害羞了,你不敢看我了对不对?”瑟兰迪尔单手制住矮人的挣扎,掐着他的两颊抬起来,努力望进那比阿肯宝石更璀璨的双眸深处。

“面对本心有这么难吗?就这一次,承认吧索林,你也渴望着我,别拒绝我。”精灵王此刻低下高贵的头颅,表现的就像一个乞求爱的普通男人,他流露出的一丝脆弱让索林有一瞬的愣神,瑟兰迪尔抓住这个机会,猛的含住了他的双唇。

“马哈尔啊!你发什么神经?”索林的惊呼全被封在交叠的双唇里,瑟兰迪尔疯了,他这说服自己,努力忽略加速的心跳,使劲向后仰头。

瑟兰迪尔在索林不断后仰着头企图远离的时候狠狠地在他脸上咬了一口。索林差点就让一声尖叫溜出来,但他及时咬住了下唇。看见那恢复了一点血色的嘴唇在索林的牙齿下再次变得青白,瑟兰迪尔狠狠地张嘴吸了上去,松开原本推压着索林肩膀的左手,垫到索林的脑后。他感受着索林因吃惊而张开了嘴,毫不犹豫把舌头压进索林温暖潮湿的嘴里。

他吻得是如此急切,带着标记的意味舔遍每一个角落,舌尖扫过上颚引起矮人王微微的颤抖。这和瑟兰迪尔的想象不一样,他以为索林会凶狠地和他抢夺控制权,用他尖尖的犬齿刺在瑟兰迪尔的嘴唇上,他们还会像角力一样推来搡去,或者更糟的,索林会直接给瑟兰迪尔脸上来一拳。

这怪不得索林,他还年起的时候就面对灭国危机,之后更在颠沛流离中挣扎,这种风花雪月的事他跟本就没多少经验,面对这种要命的吻法他也就只有脚软的份了。

瑟兰迪尔停下了那啃咬一般的亲吻,转而在索林丰润柔软的嘴唇上一下一下地轻轻亲吻着。

“莱戈拉斯很想念你,索林,你穿过的那件小袍子他一直留着。”

“最近女精灵们流行手工缝人偶,陶瑞尔做了一个奇力自己留着,又做了一个你送给我。”

“我不想抱着软绵绵的人偶睡觉,我想抱着活生生的你,好不好?”

“接受我吧,索林,说你爱我。”精灵在矮人耳边循循善诱着。

山下之王努力平复着呼吸,轻轻但却坚定的离开了精灵王的怀抱,他差点就要在精灵的温声软语下妥协了。

索林面对瑟兰迪尔有些受伤的表情,他没有动摇。

“我必须承认,只要你愿意,没有人不会对你动心。”

“但是瑟兰迪尔,你是王,我也是王,责任不容许我们任性。”

“而且面对你不死的青春,我不想自惭形秽,也不想只做一个过客,我有我的尊严。”

他回过头,看到依偎在一起的松鼠和大角鹿,绽开了一个温和的微笑。

“但是这个世上最不缺的就是奇迹不是吗?区别甚大的种族可以形影不离。”

索林面带笑意的看着精灵王,“也许我们可以打破矮人和精灵不和的必然,做对知己。”

不再看愣在原地的精灵王,山下之王看向毛茸茸的小松鼠。

“嘿伙计!愿意带我离开这里吗?”

小松鼠利落地窜上索林的肩膀,尽职地当起了向导。

“再会了,瑟兰迪尔王。”完美地转身,毫不拖泥带水。

看着那个高傲的背影,瑟兰迪尔无奈的笑起来。

“还是让你逃了啊。”

他看向在一旁长时间充当背景的大角鹿,“你说,我应该放弃吗?”

围观全程的大角鹿大脑瓜子摇得像拨浪鼓一样。

。。。。。。。。。。。。。。。。。。。。。。。。。。。。。。。。。。。。。。。。。。。。。。。。。。。

在天彻底黑下来之前山下之王终于成功返回孤山。

索林大摇大摆地在宫殿里走着,听着巴林,比尔博的碎碎念,德瓦林的询问,享受两个外甥担忧的目光洗礼。

也许偶尔自己也要失踪一下,让他们担心担心自己,不然这群混蛋心里就都是那个哭包小毛团。

“你到底干什么去了?”德瓦林终于忍不住大声问。

“没什么,”山下之王扬起一个得意的笑容,“只是刚刚打了一场胜仗罢了。”

扔下一脸呆滞的大臣们,索林愉悦的迈向餐厅,在外面待了一天他早就饿了。

甘道夫看着连背影都欢喜的发光的索林,老神在在地吸了口烟斗。

英明的山下之王哟,有的时候也是幼稚的可爱,他们爱着小索林,不就是因为他们也是如此的爱着你吗?

 

 

 

结尾

河谷王子巴恩和密林王子莱戈拉斯在孤山门口“偶遇”

“真巧啊莱戈拉斯王子,又见面了。”巴恩王子微笑问候。

“是呀真巧啊巴恩王子,都是第三次了,来送什么?”莱戈拉斯王子也是彬彬有礼

巴恩扬了扬手里包装精致的盒子,“河谷的特产,送给山下之王,顺便邀请他傍晚来河谷吃晚餐。你呢?”

绿叶王子挑起一边眉毛,摸了摸身侧的袋子,“来自密林的新款美食,送给山下之王尝尝,顺便邀请他去密林做客。”

两位王子心照不宣的笑笑,一起迈进孤山大门。

孤山侍卫一:“今天巴金斯老爷也在怂恿国王陛下去霍比屯呢。”

孤山侍卫二:“难道你不知道菲力王子和奇力王子为了谁去给国王陛下汇报而打起来了吗?”

孤山侍卫三:“最后不是德瓦林大臣去汇报的吗?”

孤山侍卫四:“我们的国王就是如此英明伟大,大家都爱戴他。”

    今天的山下之王身边,也是暗潮汹涌呢。

 

评论(10)

热度(45)

  1. 夏雨泠泠燚fleeting-time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