燚fleeting-time

索林小朋友轶事 番外 德古拉元年 01

    今天又刷了一遍《德古拉元年》,卢克不能更帅了,强大阴郁而又痴情的男人太戳我!我要给巴德发糖!谁也别拦我!

 

  索林觉得这几天巴德很不对劲,非常不对劲。

   他太阴沉了。

   当然不是说他以前就有多么阳光,但至少不会在大白天的把窗帘都拉上将屋子遮得密不见光。

   之前他很喜欢白天去街上转转,对每一个和他打招呼的人微笑,他喜欢看到他的人民都安居乐业。

   但是现在他就像是一个哥布林一样,整天窝在不见光的屋子里,眉间的阴郁似乎永远无法消散。

   虽然他依旧勤恳的工作,慈爱的看着他的儿女们。

   还有他的眼神。

   从前巴德看着他的眼神是温柔的,在某些特殊时候会变得极具侵略性,这让索林觉得温暖,满足。

   现在巴德看着他的眼神依旧温柔,但是在温柔下隐藏着一些东西,那里燃烧着火焰,索林甚至怀疑那火焰会把他烧的连灰都不剩。

   有很多次,索林在深夜醒来,看见巴德不是坐在床头,就是坐在桌边,什么也不干,就是看着他,一眨不眨的看着他,这让他怀疑巴德晚上其实根本没睡过。

   “忙活一晚上,你不累吗?”困倦的山下之王连说话都带着鼻音,他的腰还酸着呢。

河谷王隐没在黑暗里,就好像马上要和黑暗融为一体一样,他就这样安静地看着,看得索林浑身发毛。

山下之王眼皮子打架,昏昏欲睡,他感觉头发被一只手轻柔的抚摸着,

“睡吧,我还不困。”

那只手像是有魔力,索林被摸得舒服了,咕哝着“什么时候体力这么好了”一边沉入了梦乡。

也许是自己眼花了吧,巴德的眼睛怎么可能是红的。

还有河谷镇,什么时候多了那么多乌鸦?

接下来几天情况更加诡异,索林经常能见到巴德站在院子的阴凉处,手上站着一只乌鸦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他已经很久没回孤山了,每次他和巴德提出要回去,第二天就腰酸的起不来床。

而且他察觉到了巴德对他脖颈奇怪的迷恋,总是不知疲倦地亲吻舔舐他的颈部皮肤,连带轻轻地啃咬,这让他总有下一秒巴德会狠狠咬住他脖子的错觉。

这不对,一切都不对。

。。。。。。。。。。。。。。。。。。。。。。。。。。。。。。。。。。。

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夜晚,一场再正常不过的缠绵。

他们捧着对方的脑袋亲吻撕咬,嘴唇都被啃得红肿。

这个人类什么时候变得如此野兽了?在亲吻的间隙索林抽空思索,任由人类在他光滑的颈侧落下一连串的轻吻,湿热的舌头在脖子上扫来扫去的酥麻感让他一阵痉挛,他觉得自己有些飘飘然,不由得收紧环在巴德头上的手臂,仰头送上自己的脖颈。

突然他猛地睁大双眼,一把推开伏在自己身上的人,转身抽下墙上的兽咬剑,咬牙切齿地指着面前的人。

“你是谁?巴德在哪里?”

冷不防被索林大力一推,“巴德”堪堪稳住自己,甚至还来不及收起獠牙,但他似乎毫不惊慌,依旧站在原地似喜似悲地看着上半身未着寸缕的矮人。

果然不是他的错觉,刚刚脖子上那奇怪的触感绝不是巴德能拥有的,准确的说,不是任何一个人类应该拥有的东西。

就是这个眼神,这个怪物看自己的眼神,像是在看千百年未见得爱人,又像是要把自己真正的拆吃入腹。

山下之王此时异常愤怒,这么多天他任由这个怪物对自己为所欲为,而真正的巴德还生死未卜。

兽咬直指心脏,山下之王如同一头发怒的狼,一双眸子熠熠发光,低吼:“巴德在哪里!”

窗子被巨大的风扇得啪啪响,成千上万只乌鸦将河谷王的整个宅邸包围了起来,它们环绕的飞着,如同巨大而恐怖的黑色龙卷风,大风绕屋咆哮,并在烟囱里怒吼,听起来狂暴猛烈,似乎整个世界都陷入了无尽的黑暗。

“巴德”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他只是收起獠牙,整了整衣摆,双手交叠,就像手下应该拄着什么东西,不是平易近人的河谷王,更像一个血统纯正的贵族。

“我是德古拉伯爵,但是我更希望你叫我,弗拉德。”

 

 

评论(4)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