燚fleeting-time

索林小朋友轶事 番外 德古拉元年02

     我忘记矮人死后在曼督斯殿堂能不能转世了.....哎呀就这么设定吧反正都ooc了!

     接下来的03就是炖肉了,据说现在lofter会和谐肉,看来我要研究研究发图片了......

02.

     

乌鸦凝聚而成的黑风依然在屋外盘旋呼号着,但是索林充耳不闻,剑尖对准眼前“怪物”的胸膛,他的手纹丝不动。

就算是这个人长着巴德的脸,但他不是巴德,索林可以毫不犹豫的刺下去。

“我不想知道你是谁,我只想知道你把巴德弄到哪里去了。”

弗拉德笑了,那笑容就像面对自己耍脾气的情人,他向前一步,让胸膛贴上兽咬剑。

“你可以刺下去,这就是巴德的身体,我侵入了他的精神世界,让他的意识沉睡,从而得到了这幅身体的控制权,”他摊开双手,一副无计可施的样子,看着脸色越来越难看的索林,“你可以杀了我,只不过杀了我,他也就回不来了。”

抓着兽咬的手越握越紧,索林可以毫不犹豫斩杀怪物,但是他不能以牺牲巴德为代价。

他到底是什么人?死灵法师吗?但是死灵法师是人类,眼前的家伙明显拥有不属于人类的可怕獠牙,他能控制乌鸦。最诡异的是,他似乎乐忠于吸血!

索林迅速在头脑中搜索,不记得中土大陆有如此强大的吸血怪物。

看着矮人眉头紧锁,一副苦恼的样子,弗拉德叹气。

“别再想了,我不属于这个世界,”

这个世界和弗拉德所在的世界很不一样,这是一个奇妙的大陆,比他的世界更神奇,也比他的世界更美好。

这个中土大陆,是不会有他这般罪恶的怪物的存在吧?

“我是个吸血鬼,也被人称作,活死人。”

弗拉德伸出两指捏住兽咬的刀刃,轻微发力就将剑从索林手中夺了过来,他安抚的看着这个人都处于极度紧张状态的毛团。

“我比你想象的要强大得多,索林,你的剑伤不到我,事实上任何武器都奈何不了我,相信我,我永远不会伤害你的,现在冷静下来,乖乖听话,好吗?”

索林不明白这个来自异世界的强大生物的目的是什么,但是他的话语似乎带着一种魔力,索林真的觉得自己急促的呼吸慢慢平复下来了。

“你的目的是什么?为什么找上巴德?”

弗拉德低头轻轻抚弄袖口,他微微皱眉,似乎对巴德如此节俭的着装很不满意,“虽然不想承认,但是这个即使当了王却还是这么寒酸的男人确实是这个世界上的另一个我啊,我也只能附在他身上了。”

“至于目的,”他看着一脸警惕的索林,目光温柔的仿佛能滴出水,“是为了见你。”

“想听听我的故事吗?”

我还有资格说不吗?索林悻悻得想,摆出一副洗耳恭听的架势。

于是弗拉德搬了个凳子坐下,开始讲述他的人生。

在弗拉德还没有成为德古拉伯爵的时候,他只是一个小国家的王子,和平安乐的统治着他的国家。

 有一次外出打猎,他结识了乡绅盖伊.斯朋,他赞叹这位英俊的绅士精湛的骑射技术,便与盖伊结为好友。

弗拉德着迷于乡绅精致的面庞,优雅的谈吐,他喜欢看那双蓝灰色的眼睛,他喜欢盖伊笑起来的样子。弗拉德明白自己不仅仅想要和盖伊做朋友。

王子的告白显然令保守的绅士倍感震惊,但是王子不会轻易放弃,他每天死缠烂打向盖伊求爱,他送来最新鲜的花朵,他送来最优质的马匹,他甚至夜里溜到乡绅的庄园在他的窗下朗诵情诗。

乡绅渐渐被王子打动,但高傲的内心不允许他表现出来,他只是心照不宣的接受了王子的求爱。

王子欢喜的将乡绅接进他的城堡,还收了盖伊在战场上捡回的一个男孩作养子,淳朴的人民们爱戴他们的王子,他们相信王子的伴侣一样优秀,人民送上了最诚挚的祝福。

但是好景不长,曾经扶持过弗拉德王子的土耳其苏丹要求弗拉德献上一千个男孩充军,包括他儿子在内的孩子们都将成为嗜血统治者的牺牲品。不愿孩子重走自己当年血腥之路的弗拉德奋起反抗,屠杀使者。为了赢得战争的胜利,他闯入神秘而恐怖的断牙山,期望借助传说中的怪物之手击退土耳其的入侵者。

在接受了始祖吸血鬼的血液后,弗拉德明白自己已经没有退路。

他操纵着乌鸦大军赢得了战争的胜利,但他自己却一步一步迈向地狱,他控制不住吸血的欲望,他可怕的力量爆发,人民不再忠诚于他。

但他仍旧有一丝欣慰,盖伊震惊于他恐怖的力量,却依然选择相信他,在人民震耳欲聋的讨伐声中大声为他辩白,盖伊始终相信弗拉德依然拥有良知。

但是很快穆罕默德召集的吸血鬼大军打破了他的幻想,为了胜利,弗拉德开始不断的对普通人下手来创造属于他的活死人军队,在接受力量的时候盖伊奋力的冲上来想要阻止他,却被推下山崖。

失去了爱人的弗拉德王子将悲伤与愤怒全部倾注于力量,摧枯拉朽的灭了穆罕默德的军队。

看着满目疮痍,看着围绕在身边的活死人,弗拉德成为了吸血鬼王,但他明白他已经失去了一切。

索林安静的听着,看着这个刚刚还不可一世的男人颓废成一头失去伴侣的狼狈野兽。

将自己再度扔入失去爱人的绝望之中的德古拉伯爵失神的凝视着面无表情的矮人。

“你们很相像,却又完全不同,”提到自己的爱人,吸血鬼王就变得极其温柔,他比了比高度,“他比你高,其实他比我还要高,他的头发还没有你一半长。”

“据说矮人非常重视胡子,但是盖伊是绝对不会允许他那张漂亮脸蛋上长胡子的。”

“我知道你是一个骁勇善战的国王,这可和盖伊完全不一样,”弗拉德像是想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脸上藏不住笑意,“别看他擅长骑马,但是打仗完全不行。”

“不过你们倒都是很像趾高气昂的猫咪。”弗拉德伸出手像是抚摸珍宝一样拂过索林的头发。

“我可不觉得这是一种称赞。”索林面色不善,但他并没有躲开弗拉德的手,面对一只没有多少理智的野兽最好的方法就是顺毛来。

“我为了我的国家抛弃了良知,失去了爱人,最后我得到了什么?”弗拉德看着自己的双手,他曾用这双手拥抱他的爱人,但是现在却沾满血腥,“永恒的生命?变成人不人鬼不鬼的怪物,在暗无天日的黑暗中苟延残喘,永远活在悔恨与愧疚当中。”

他在昏暗的屋子里神经质一般的来回踱步,索林警惕地看着他,试图找出他的弱点。

“但是我很幸运,我找到了一种古老的黑魔法,他可以让我穿越到另一个世界。”弗拉德望向屋外仍在不知疲倦地的飞舞着的乌鸦大军。

     “那不仅仅是一个简单的穿越魔法,它是有时效的。”

      吸血鬼王牢牢盯紧那双美丽的眼睛,一字一句说出让索林血液倒流的话。

      “它的时效只有七天,今天就是第七天,只要黎明的第一缕阳光出现,他就会永远陷入沉睡,而我将会获得支配这具身体的永久资格。”

      “不!”索林想要挣扎,却惊恐的发现自己被钉在原地动弹不得,他拼命的呼吸想要让自己冷静下来,哪怕是当初面对史矛革他都没有这么绝望过。

       你要失去他了,快做点什么!快想!你可以的索林,阻止他!

       吸血鬼王动作轻柔的将矮人的长发掖到耳后,露出光滑的脖颈,他着迷的抚摸那里的肌肤。

       “别挣扎,让我转化你,这样我们就可以永远在一起了,盖伊,我亲爱的,我等了上千年,我们终于可以团聚了。”

         他露出獠牙,咬下去。

         “弗拉德!”一声怒吼生生止住了他的动作,弗拉德抚摸索林的脸庞,表情似悲似喜,“亲爱的,你终于叫我的名字了,盖伊……”

        “我不是盖伊。”山下之王平静的地诉说,一改之前的慌乱。

        弗拉德瞪大双眼,一副被冒犯了的表情,他捧着索林的脸大吼

        “不!你就是盖伊!”

        “我不是!”山下之王吼回去。

        吸血鬼王踉跄着后退,他扶着桌子努力站稳。

        屋外的黑鸭们发出恐怖的呼号。

        “你很清楚,无论我们如何相像,我都不是盖伊.斯朋,”索林毫不留情的戳破真相,“哪怕你真的将我囚禁一辈子我也不会爱你,我爱的是巴德,不是你,别再自欺欺人了。”

        “弗拉德,你费尽心机穿越时空,得到的不过是一具空壳,不觉得你自己更可悲吗?”

         这句话就像最后一根稻草,压垮了吸血鬼王的意志,他摊在椅子里,双手捂住脸,如同一堵忽然倒塌的墙。

        索林活动活动僵硬的四肢,他知道自己已经成功分一半了,接下来要做的,就是把这个可悲的男人送走了。

       “你相信有转世吗?”

        弗拉德茫然抬头,看着语气突然变得柔和的矮人。

         “矮人们死后灵魂会回到奥力神为矮人在曼督斯殿堂单独开辟的地方等候转生,那么,你相信吗?”矮人目光灼灼地看着吸血鬼王,“在你的世界,你相信有转生吗?”

       弗拉德盯着地板,像突然醒悟一般看向索林。

        为何认为这辈子和下辈子无关,那为何这辈子是上辈子的重生?

        索林看着他,露出从开始到现在第一个笑容,弗拉德大步走到他面前一把抱住他。

        “谢谢你。”

       松开手后退到屋子中间,大批的乌鸦从壁炉中涌入,围绕上弗拉德,索林不得不眯起眼,抬起一只胳膊挡住强劲的风。

       伴随着一阵尖利的响声,乌鸦消失了,若不是有被掀翻的桌椅作证,索林甚至怀疑昨晚的一切是一场梦。

       河谷镇依旧宁静祥和,黎明第一缕阳光探出头。

       山下之王觉得自己这辈子真是值了,战过史矛革,砍过半兽人,连异世界的吸血鬼都见过了。

       嘿这屋里还有一个陷入昏迷摔得四仰八叉的巴德呢!

       索林回过神赶紧去弄醒巴德,他骑在人类身上,左右开弓piapia两个大耳光抽下去。

       “哦哪个混蛋敢打我…….”河谷王骂骂咧咧地醒来,看到骑在他身上的索林瞬间清醒了,“……索林,你怎么这么热情?”

       余光瞥到屋子里的一片狼藉,巴德惊叫,“老天爷啊索林我是半夜梦游和你打起来了吗?”

       “差不多吧,”看着眼前生龙活虎的人类,索林抓着巴德的衣领子,张嘴啃了上去。

        带着失而复得的喜悦,索林疯狂的啃咬巴德的唇,毫无章法的让巴德嘴唇发痛,但是他很快就反应过来摁着矮人的后脑勺回吻,舌头疯狂交缠,伴随着粘稠的水声和粗重的喘息声。

       头靠着头平复呼吸,巴德轻轻地说:“我好像做了一个梦,一个漫长的梦。”

       巴德隐约记得自己一直漂浮在一个灰色地带,没有一丝光明,铺天盖地的全是悲伤与绝望,他被这些可怕的负面情绪压得发痛,他想呼唤,但无法发声,就这么一直被囚禁在那个可怕的地方。

       巴德知道一定发生了什么,但他没有问,只是轻轻按揉爱人的后脑。

       看着眼前熟悉的笑容,索林捧着巴德的脸再次吻了下去。

       被吻了个措手不及的巴德惊叫:“索林你要白日宣淫吗?”

       “怎么?你不行?不行就换我来!”一想到自己有翻身的机会索林就控制不住笑意。

       “我不行?让你看看我行不行!”一把将矮人拦腰扛起压在床上。

        “想来几次老子都陪你!”

 

评论(6)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