燚fleeting-time

【天阿】四次杨天翔在嫉妒,四次阿杰都发现了

圈地自萌,不要上升真人!

平行时空脑洞默认双方没有家属

单箭头 05 嫉妒心

哪怕是单箭头我也要写成he!就是这么倔强!



01

阿杰说过,729是一个松散的组织

哪怕是早期的729也是如此

狐妖小红娘的主役们凑在一起,活动还未开始就已经把气氛炒的热火朝天

你一言我一语,不到十个人生生营造出了菜市场的喧闹感

但这也并不意味着就没有游离在外的人

天翔在干什么?

悄悄在角落里待机的边江疑惑地看着杨天翔,后者貌似随意地靠在中间的椅子上,放在椅背上的手却在不动声色地向左发力。

椅子被一点点带离右侧,与左侧越来越近直至相碰后,始作俑者方满意地收手

一套隐秘的操作看得边江云里雾里

好在他也没有懵逼很久

看着入座后他和阿杰之间能坐下一个孩子的距离,再看看阿杰和杨天翔近的贴到一起的手臂

边江大大福至心灵

等活动结束了一定要和阿杰夸夸他家的天翔

多贴心的孩子呀,怕他施展不开还事先挪出了空间

这是个好孩子!

 

02

一碗红豆沙传来传去,最终传到了阿杰手上。

同一把勺子金弦用过,小苏用过,现在轮到阿杰用了。

杨天翔专心致志地摆弄着游戏手柄,不动如山。

“来喂口弹幕”

“真乖,就当阿杰喂你们的了”

去他娘的不动如山!

一眼,两眼,不受控制地瞟向阿杰装作在投喂弹幕的手

此时的弹幕会是一种怎样的爆炸状态他完全不需要想象,也不愿意去想象

太幼稚了,他唾弃自己,居然都开始介意弹幕了

简直就像个宠爱被夺走的可怜小狗

不想再这样幼稚下去的杨天翔决定要变得成熟

他打算欺负金弦

居然敢当着他的面要阿杰喂,真是不把他放在眼里

不教训一顿难道留着过年吗?

 

03

“那现在边杰大旗放下了没有啊?”

话一出口杨天翔就后悔了,悔得恨不得掐死自己

这句话表达出的醋意已经明显的让人无法忽视

甚至有人开始调侃他要不要扛起天阿大旗

阿杰探究的视线停驻在自己身上,杨天翔甚至都不敢看过去

他怕自己一时冲动再说出更惊人的话

将一颗曼妥思放进可乐中会产生什么效果?

如果他是这样一杯不健康饮品,那阿杰无疑就是那颗足以使他沸腾的糖果

如果长庚的喜,长庚的怒,长庚的哀,长庚的乐,全为顾昀所牵动

那么他的腹黑蔫坏,他的老成持重,他的游刃有余,他的口若悬河,在阿杰面前就全都会化为毫无原则的乖巧和小心翼翼的试探

阿杰的视线还没有移开,杨天翔决定继续装鹌鹑

仿佛刚刚并没有谁像个被克扣了猫粮的猫一样与一个小学生计较cp问题

最终宿宿用插科打诨成功转移了阿杰的注意力时,杨天翔已经出了一身的汗

太糟糕了

他在心里自言自语

我快藏不住了

 

04

他觉得自己的左手在发烫

这只手拉着阿杰的手臂,和阿杰的右手在抽奖箱里交缠,亲密无间

台下的粉丝发出无法控制的尖叫,他自己也压抑不住上扬的嘴角

幸福其实也挺简单的,这样碰碰他就可以开心很久了

翻着手机里粉丝发的返图微博,幸福的杨天翔决定久违的皮一下

比笛子独奏还是好些的

粉丝们似乎一致认为热衷于吹笛子的只有一个顾大帅,对于这种跨片场的发糖行为表示喜闻乐见

杨天翔也并不打算解释

但他似乎发现了一些“不和谐”音符

“突然被cue的我家大帅2333”

什么你家的?谁是你家的?他是谁家的你心里没数吗?

虽然理智告诉他应该将这条评论忽略,但是幸福的杨天翔决定就此放任自己醋意横生

反正他们都觉得我在cue顾昀,子熹就是长庚家的,有意见的都拖出去!

手指在键盘上跳跃,打出霸道的宣言,再配上两个愤怒的颜表情

我家的!

他知道自己又冲动了

但他不想藏了

他就是嫉妒,他嫉妒有人比自己认识阿杰早,他嫉妒有人和阿杰聊得投机,他嫉妒公司里被阿杰夸奖的其他人,他甚至嫉妒能得到阿杰拥抱和关心的粉丝

他曾经告诉自己应该满足了,全世界都知道阿杰最宠爱的就是杨天翔

但是宠爱怎么能够,想要热爱,更想要挚爱

不会满足

他不打算让出阿杰,甚至连阿杰演绎的角色都不打算让出去

这条评论发出去后阿杰很大几率会看见,就算他没注意也会有人让他看见

来吧,我做好准备了

他握紧了手机

 

+1

阿杰坐在角落里盯着那条评论很久了

紫堂宿他们围着电脑在查杀破狼最新一集的样片,以为他在忙什么就没去打扰他

但作为家属的七雪就不一样了,她有捣乱的权利

“在干什么呢”

来不及关闭的页面正好被她伸着脖子看了个正着

气氛有一瞬间的凝固

“我一直想问你”

七雪缓缓开口

“你是真的看不出来还是在装不知道啊?”

白皙的手指轻轻点了点那条霸道又任性的评论

“你真的觉得他说的是顾昀吗?”

阿杰张了张口,还没出声,但是七雪似乎并不需要他的回答

她只是促狭的看了他一眼,转身又屁颠屁颠地去烦宿宿了

阿杰轻轻按了按胸口,那里正咚咚地激烈跳动着

他又不瞎,怎么看不出来?

那个傻小子以为自己没看到他悄悄挪了椅子

以为自己没注意他渴望的眼神

以为自己感受不到话语间藏不住的情意

可要是就这么乖乖束手就擒了,脸往哪搁?

他好歹是个前辈呀

而且自封大总攻的某人这次居然这么大胆子,还敢嘲笑他的笛子

阿杰起身走到操作台前,听着宿宿一干人的争论

似乎是打手的音效不够逼真

他深吸一口气,心跳已经渐渐平复下来了

看着手中的笛子,捋了捋笛穗,漫不经心地开口

“天翔在吗?把天翔叫过来”

小崽子,我还治不了你了

 


评论(24)

热度(110)